「趣点」东风吹!抖音电商“落沪”,上海滩电商业战争鼓擂

美团王兴曾说,在北京创业,意味着创业成功了三分之一。王兴给出的理由是:“北京是一个非常适合创业的城市,“稍微带有一些粗粝感,具有创业的气质。此外,北京市政府对创业非常支持,北京也是全中国风险投资最聚集的地方。

但对于创业的“天时地利人和”也是一件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事。总部位于北京的国内互联网龙头字节跳动,却反其道行之,拟将抖音电商落户上海。难道首都北京不香了吗?落户上海又有什么好处?据36氪2月26日消息,字节跳动正筹备将包括北京团队在内的抖音电商整合落地至上海。

从2020年年底开始,抖音电商北京团队的员工就在筹备迁往上海。抖音电商的产研和运营整个闭环都将整合至上海,同时招聘也在向上海大幅度倾斜。

此次整合对上海地区员工占比提出了要求,运营和产品可能要求达到2/3以上比例,研发相对偏低。

总部位于北京的字节跳动,为何要将抖音电商落户上海?2020年,上海稳居国内城市GDP榜单首位,北京位居第二,所以抖音电商落户上海顺理成章。上海是我国的经济中心与金融中心,根据《上海市城市总体规划(2015-2040年)纲要》概要:到2040年,上海将建设成为综合性的全球城市,集国际经济、金融、贸易、航运、科技创新中心和国际文化的大都市。北京则是全国政治中心、文化中心、国际交往中心、科技创新中心。

最后一个科技创新中心很重要,如今北京拥有滴滴、美团、威讯联合、旷视科技、小米、百度、字节跳动等。2021年,北京还将重点推动奔驰新能源汽车、百度深度学习平台、中芯国际14纳米产线、小米智能终端芯片、桑顿新能源电池等十余个百亿量级投资的重大高精尖项目。也就说,在北京出清高污染、重工业企业同时,也是拥抱高科技企业。

像字节跳动这类北京原生企业,新的电商业务竟然选择落户上海,着实让人难以理解。据报道,消息人士称,跟上海政府谈了优惠税收政策是抖音电商团队将总部设在上海的直接原因。2020年12月,上海提出加快建设上海国际消费城市,培育发展在线新经济的发展路线。

针对直播电商平台、直播电商基地、MCN机构和直播服务机构等分别提出一定的扶持政策,并大力发展大力发展“直播+生活服务业”。不仅上海,以广州、上海、青岛、义乌等城市为代表的国内很多城市纷纷发布相关政策,以此来占据直播电商行业的高地。“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就在拼多多撼动淘宝、京东的电商地位之际,已经悄然发力电商的抖音,竟然将电商总部落户上海。

不啻于在上海电商龙头拼多多背后放了一把火。随着抖音电商异军崛起,上海的宠儿拼多多是否已经感到背后的寒意森然?未来这个电商小龙头的威胁竟然不是淘宝和京东,而是抖音?据晚点LatePost独家报道,抖音电商2020年全年GMV(商品成交总额)超过5000亿元,比2019年翻了三倍多千万不要小看了一门心思想干电商的短视频平台。总结很多行业兴衰可以发现,能打败一个行业龙头的往往不是同行,而是跨界者。

互联网巨头阿里、美团等壮大以及后续跨界发展,“打劫”了很多行业,也颠覆了很多行业。例如方便面巨头康师傅和统一销量下滑,不是因为对手白象和今麦郎,而是美团、饿了么等外卖。

近年阿里联合易居布局房地产被视为互联网巨头最后入局的一个行业。

在颠覆别人的同时,互联网巨头之间也在演绎被颠覆。例如抖音进军电商就是在直面淘宝、京东、拼多多的竞争。而更为让人不解的是,拼多多是上海一手扶持出来的电商小巨头,如今上海再次召凰引凤,会否内卷化的竞争?作为国内短视频兼社交领域王者,抖音具有绝对意义上的流量优势。

抖音起步比较晚,是相对新生的互联网公司。2019年抖音的月活超过快手,甚至一路碾压拼多多。直到2020年,拼多多月活才勉强压住抖音一头。

根据Wind数据,2020年12月,抖音APP月活约6.36亿,拼多多APP月活约7.41亿,领先抖音约1亿。从直播电商业务发展看,很多人认为直播电商才是电商的未来,从这一点讲,抖音也相当于占据中长期电商发展的黄金赛道。自2018年12月,抖音正式开放购物车功能申请,虽然直播电商业务起步较晚,但GMV却取得长足发展。

抖音平台2020年全年GMV突破5000亿元(包括短视频、直播等),不仅完成年度2000亿元的目标,还同比2019年增长三倍多。对比拼多多,截至2020年9月底的12个月内,拼多多平台GMV为1.46万亿元。2021年,抖音电商业务GMV目标剑指万亿元,直逼拼多多。

随着抖音电商落户上海,抖音与拼多多的直接较量,将拉响上海乃至全国的电商新战歌。在京东、淘宝、拼多多“三国鼎立”的竞争格局下,国内电商已经是一片红海。为何以抖音为代表的短视频电商仍要强势切入这片领地?在流量变现压力下,电商仍是互联网巨头最青睐的变现主要方式。

流量蕴含着各种各样的需求,而消费则是这些需求的最大合集。对平台来说,在多各行各业互联网改造当中,卖货也是回报快,成本最低,且能最大限度发挥互联网巨头数字化优势的商业模式。据光大证券研究所数据,电商行业货币化率处于成熟阶段的公司,均以相对较低的流量创造了较高的营业收入,电商是流量变现最高效的手段。

阿里巴巴市值约46068亿元,2020年6月MAU达8.46亿,2019财年营业收入为5097.1亿元;

腾讯市值约58866亿元,其流量大约是阿里的4.5倍,但2020年前三季度营业收入仅3484.0 亿元;京东2020年6月MAU仅为2.95亿,但其2020年前三季度营业收入为5214.7亿元;拼多多市值约46052亿元,2020年6月 MAU达到4.98亿,2020年前三季度营收达329.4亿元。分别通过营业收入/MAU和市值/MAU得到的变现效率,均显示阿里、京东的流量变现效率高于腾讯。此外,相对于传统电商“人、货、场”的布局,人们更容易被直播平台“人—内容—货”的新模式所吸引。

尤其是平台大小主播的卖力吆喝,更容易形成信赖的购物模式。也正式基于此,直播电商被视为电商行业的未来。iiMedia Research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直播电商市场规模达到9610亿元,同比大幅增长121.5%。

预计2021年直播电商整体规模将继续保持较高速增长,规模将接近12012亿元。虽然传统平台也在大力发展直播,例如淘宝直播、京东直播,但拼多多直播方面较为羸弱。目前国内直播电商领域被淘宝、快手、抖音三家占据。

根据艾媒咨询数据,截止2020年12月,共有346名主播年带货在1亿元以上。其中,在“1亿-10亿元”区间里,快手主播有147人,淘宝主播97人,抖音主播73人。抖音主播第一名为罗永浩,全网排名17名,销售额20亿元。

反观拼多多,在直播带货这块确实落下太多。但在这次电商擂台中,拼多多有自己的优势。其在打通农产品上行、工业消费品C2M制造等现代流通体系中发挥着积极作用。

总之,无论是抖音也好,还是拼多多也好,人们还是打心底希望多出现这样的大企业。随着直播电商的崛起,中国传统电商也将出现新的发展驱动力,呈现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竞争格局,并在现有全球电商第一大网络零售市场基础上,不断出圈,向海外电商发展。。

相关文章